礼品网代发:最高检发布强化法律监督推进毒品犯罪检察治理典型案例

  案例1:利用互联网论坛实施毒品犯罪

  “袁”大麻制售论坛系列案例

  首先,基本情况

  “丁丁花园”论坛是近年来中国的一个大型大麻论坛。该论坛通过邀请码进入,有10个部门、38个部分,包括大麻品种、种子和种植,以及1,500多名成员,涵盖大麻种植、大麻种子、种植工具、吸食工具和大麻交易。它为国内大麻使用者提供种植和交易渠道,并逐渐成为大麻生产和销售的来源组织。2018年初,浙江省诸暨市公安机关发现吸毒人员使用的大麻全部是通过“袁”论坛购买的,并立案侦查。2019年1月23日,在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后,诸暨市人民检察院发现,包括曹锋在内的7名论坛版主管理着自己的版块,发表了数百篇关于大麻的主题帖子和交流大麻种植技术的回复帖子。根据检察机关的审查,主持人具有一定的管理权限,在论坛中很活跃。利用互联网发布大量有关毒品生产和毒品贩运的违法犯罪信息,为他人实施毒品犯罪创造了条件,同时也产生了毒品生产和毒品贩运的实际后果,具有社会危害性和严重性,构成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犯罪。包括朱碧新在内的13名成员学习种植经验,购买种子和设备,种植大麻并通过论坛出售,或通过论坛直接购买大麻并找到下一个销售场所,构成贩毒罪。

  检方于2019年5月20日立案后,7名主持人因非法使用信息网络罪被判处1年零9个月至2年零3个月有期徒刑,13名成员因贩毒罪被判处1年零3个月至4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检察机关还针对本案暴露出的网络监管漏洞等问题,及时向当地党委、政府提出了完善网络治理的相关意见和建议。

  二、典型意义

  近年来,大麻滥用和网络毒品犯罪呈上升趋势,犯罪手段多样,隐蔽性强,难以查证。在此案中,检察机关积极引导侦查取证,拓展办案思路,准确指控,不仅严厉打击了利用互联网进行贩毒犯罪,也严厉打击了利用互联网发布涉毒信息的犯罪行为,实现了严打全链,依法惩处犯罪分子。同时,检察机关也延伸了司法办案的效果,积极参与网络生态治理,促进源头防控和治理。

  案例二:快递隐藏了毒品案件

  刘涉嫌隐瞒毒品案

  首先,基本情况

  刘是上海一家快递公司的快递员。毒品犯林通过刘邮寄了一个装有毒品的包裹,并于第二天联系刘拦截。包裹退回仓库后,刘无法联系到林,将包裹暂时存放在快递柜中。公安机关抓获林后,追查到刘,并告诉他,他送的包裹里有违禁品。刘担心被公司处罚,将一包大米伪造成包裹交给了公安机关。警察在包里发现大米后,告诉刘包里应该有毒品,但刘知道后没有及时交出包。第二天一大早,刘交代并带领民警拿到包裹,缴获冰毒28多克。

  2018年4月24日,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持有毒品为由,将刘移送审查逮捕,但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以不会造成社会危害为由,拒绝批准逮捕。在审查起诉阶段,检察机关指导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收集快递公司负责人的证言以及刘、等人的聊天记录和交易清单,同时进行自审补充侦查,审查办案民警的证言和刘到庭情况等。,证实刘短时间内藏毒。从知道可能藏有毒品到主动交代不足24小时,导致公安机关查获涉案毒品,避免严重后果。他们的动机是担心被公司处罚,主观上很恶毒,并有自首情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根据案件的事实和证据,改变了公安机关的性质,认为刘涉嫌隐瞒毒品犯罪,情节轻微。在邀请三名代表作为中立的第三方进行公开审查并获得一致同意后,决定不起诉刘。

  二、典型意义

  快递从业人员应重视毒品犯罪的便利性,忽视审计义务,加强监管。此案对防止快递业从业人员实施毒品犯罪,防止快递业成为毒品交易的中转站具有一定的警示作用。检察机关根据案件事实和证据,将公安机关移送起诉时认定的非法持有毒品罪变更为隐匿毒品罪,准确认定了案件性质。同时,检察机关通过指导调查和自补调查,发现涉案人员情节轻微,主动自首,积极开展不起诉案件的公开审查,听取各方意见,作出不起诉决定。这也对快递从业人员主动举报和揭露毒品犯罪起到了积极的指导作用。

  案例3:保护私营经济免受起诉

  郝谋谋涉嫌非法买卖毒品

  首先,基本情况

  一家私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郝某在未向公安机关备案的情况下,以该公司的名义从一家化工厂购买了3.8吨硫酸和34.4吨盐酸,然后将其出售给一家有色金属公司,该公司用购买的硫酸和盐酸生产铜毒溶液和活化溶液。2018年,鹤壁市公安局山城分局立案侦查郝某涉嫌非法销售制毒物品。河南省鹤壁市山城区人民检察院提前介入调查,指导公安机关收集证据,并实地走访该公司,了解硫酸和盐酸的生产状况和储存使用情况。知道郝某是一家民营企业的负责人,所涉及的行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采取托管措施对企业的发展有很大影响,所以他没有对郝某采取托管措施。2019年1月21日案件移送审查起诉后,检察机关审查认定硫酸和盐酸是我国第三类易制毒化学品。郝谋谋没有向有关部门备案,即他买卖硫酸和盐酸。违反《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但其销售的硫酸和盐酸用于合法生产经营活动的。根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郝某的行为不构成非法交易。同时,针对郝某违反《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的行为,向鹤壁市山城区公安局提出检察建议,建议依法给予郝某行政处罚,并对辖区内相关化工企业进行专项调查,确保企业依法经营。公安机关采纳检察机关的检察建议,进行调查和整改。

  二、典型意义

  对于在实践中非法生产、经营、购买和运输易制毒化学品的行为,有必要根据刑法规定和相关司法解释准确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在这种情况下,检察机关依法妥善处理涉及私营经济的案件,保障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审慎处理经营活动中的违规行为,不构成犯罪的,依法作出不起诉的决定。检察机关也积极参与社会治理,准确发布检察建议,促进企业规范合法运行,为民营企业健康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案例4:在怀疑不起诉后,继续指导调查并成功起诉案件

  农夫庄贩毒案

  首先,基本情况

  2017年5月,四川省广安市人民检察院在办理农资庄涉嫌贩毒案时,两次将其退回公安机关进行补充侦查。虽然有证据证明农夫庄涉嫌贩毒,但证据不准确、不充分,故决定不起诉有疑问的农夫庄。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后,继续指导公安机关获取相关检查材料,积极协调司法鉴定,并对其共犯苟进行说理教育等思想工作,促使其主动要求对《农资庄》进行鉴定。到目前为止,已经证实了“农夫庄向苟出售了2000多克海洛因”的证据链已经形成。2018年2月6日,广安市人民检察院以贩毒罪起诉了农资庄。2019年3月27日,一审法院认定农子庄犯有贩毒罪,判处死刑,缓刑两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其全部个人财产。农资庄拒绝接受上诉,二审法院裁定维持原判。

  二、典型意义

  检察机关准确把握毒品犯罪案件的起诉标准,防止“带病”起诉,对证据不足的案件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同时,不要放过案件线索,加大办案力度,引导侦查机关补充完善证据,构建完整的证据体系。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真实充分后,依法起诉,判处死刑缓期执行,最大限度地实现了司法办案的效果。

  案例五:抗议后,三人被判重刑

  陈、等人贩卖、运输毒品

  首先,基本情况

  2016年12月,向蒋购买冰毒,蒋联系家人王毅购买。王毅联系家人葛敏购买,葛敏联系被告陈购买。陈安排向葛敏出售冰毒9500克,葛敏向王毅出售冰毒8500克。王毅向江郭华出售了8000克冰毒,江郭华将所有冰毒都卖给了刘少卿。之后,被告再次以同样的方式进行毒品交易,并被公安机关一个接一个地逮捕。在整个案件中,缴获了20,000多克毒品。

  2018年2月7日,陈被判处死刑,葛敏被缓刑,王毅被判处无期徒刑,江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衡阳市人民检察院以量刑过轻为由提出抗诉,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全面审查该案后,被告人陈·以相关事实证据,对最初“零口供”的犯罪事实进行了如实供述,并指导公安机关对其进行了重新审查和同步录音录像,进一步查清了案件的上、下线等细节,消除了证据矛盾;准确识别毒品犯罪中每个被告的地位和作用以及毒品贩运的数量;查出刘少卿涉嫌毒品犯罪,并及时起诉他(刘少卿在诉讼过程中因病去世)。2018年9月2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采纳二审抗诉意见,维持对陈的死刑判决,判处葛敏死刑,缓刑两年,判处姜无期徒刑。2019年10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批准对被告人陈、、葛敏的死刑判决。

  二、典型意义

  检察机关充分发挥法律监督职能,坚持全面审查案件事实,构建以证据为核心的抗诉基础,突破“零口供”被告人的心理防线,督促其认罪,通过认真审查和强化证据,消除证据矛盾,完善证据制度,同时及时起诉重要的不作为。通过抗议,所有三名严重的毒品罪犯都被减刑为重刑,一名被告被减刑为死刑,以便立即执行,从而保障了国家法律的统一适用。

  案例6:起诉严重罪行

  张春的贩毒和运输案件

  首先,基本情况

  2018年3月11日,公安机关将雷长风、王进霞涉嫌贩毒案移送江苏省南通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在对证据进行全面审查后,承办检察官发现,本案中的重要犯罪嫌疑人张春失踪了。调查发现,公安机关没有将张春移送审查起诉,理由是张春“零口供”,毒品钱不明。检察机关决定自行补充侦查,承担检察官依法讯问张春,对他进行说理教育和出示证据,最后督促张春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检察机关还多次与公安机关沟通,列举了30多条退回调查的意见,指导公安机关补充和检索张春微信、支付宝注册信息、交易记录、手机通话记录、银行卡交易记录以及与王金霞的聊天记录。

  检察机关经过自行补充侦查和指导补充侦查,锁定犯罪嫌疑人张春涉嫌销售、运输冰毒900克以上的犯罪事实,依法向公安机关发出补充移送起诉通知书,要求补充移送起诉犯罪嫌疑人张春。2019年7月10日,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雷长风、王进霞、张春因贩毒、运输被判处死刑,缓刑两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全部个人财产。三个人都没有上诉,判决生效了。

  二、典型意义

  毒品犯罪是隐蔽的,国内外有许多“零口供”,这使得打击贩毒犯罪十分困难。为了确保对毒品犯罪的“全链”打击,检察机关在处理毒品犯罪案件时,始终坚持深入挖掘、深入调查。检察机关在办理此案过程中,主动监督,根据线索深挖相关犯罪,通过自查自纠、指导补充侦查、跟踪监督和坚持不懈,成功起诉了一名死缓罪犯,依法严厉打击毒品犯罪。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zxiujm.com/dianshanglipindaifa/55.html